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15|回复: 0

炎帝神农文化与长江文明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5

帖子

3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
发表于 2017-1-19 10: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炎帝神农文化与长江文明
                                                            黄刚桥

    作为炎黄子孙,大家都知道在中华民族广袤大地上,有着两条姐妹河:一个是长江,一个是黄河,它们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母亲的乳汁哺育了大江南北、大河上下的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之一——中华文明。
    那么,炎帝神农与长江文明有何关联?著名学者曹敬庄在他公开发表的论文《炎帝神农氏——长江文明的旗帜》上提到,近些年来,由于专家学者对长江文明进行的深入研究、探讨,大量研究成果令人耳目为之一新,视听为之一致: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同为中华文明的源头。更有人提出:“长江文明是中华文明的先驱。”(1)伟大的长江文明是被人们所认识了。一种伟大的文明,必是由伟大的民族所创造。或者说,在一个伟大民族的诞生、发展进程中,创造着伟大的文明。同时,一个伟大的民族,一种伟大的文明,必将创造自己的伟大人物,他是民族的代表,他是文明的旗帜。
    曹敬庄还提到,全国关于炎帝神农氏的民间传说圈,主要是三个,一是陕西宝鸡,二是湖北随州,三是湖南酃县,“湖南是有关传说的最多处。”(14)三个之中,两个在长江流域,一在江北,一在江南,生地葬地为之呼应,这岂是偶然吗?应该说,这些大量流传在长江流域的关于炎帝神农氏的传说故事,正是炎帝神农氏开创长江文明的活生生的证明材料啊!
    关于炎帝神农氏与长江文明的起源,原湖北教育学院历史系教授杨鹰在随州文史研究2014年4月出版的丛书《炎帝神农氏新探》第七章:《神农首创政治文明》一文中提到,在长江流域,出现以少典氏族为首的夏族部落联盟。他们拥有夏水儿女自居,称夏族;尊少典氏为天子,中心在烈山(今湖北随州)。神农继少典主持烈山事务后,在距今5200多年前,他率领夏族弟子,跨过桐柏山,征服了华族,入主中原随后华夏融合。从此开始华夏与四夷、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随州著名学者在论文《炎帝神农的核心就是“救世”》中提到,随州地处长江之北,汉水之东,淮水之西。这三条河流是中国最重要的三条河流。中国的长江是亚洲第一大河,其流域面积、长度、水量都占亚洲第一位,总流域面积达180万平方公里,是人类居住最早的地区之一。汉水则是中国最古老的河流,地质资料表明,在300万年至160万年前,青藏高原的三次抬升,长江以青藏高原的雄峰巨峦终年积雪为后盾,水势猛增,才成为一条泱泱巨川。而汉水则形成于七亿年前后的造山运动。汉水头枕秦岭,怀抱巴山,串联中国最重的汉中、南(阳)襄(阳)、江汉三大盆地,是汉民族的母亲河。淮河位于黄河和长江之间,在地理和文化上具有某种延伸性和趋缓性,在很大程度上,它类似北方,但在许多方面,它又类似南方。或者说这是一条不南不北的河,又是一条又南又北的河,在北方,它叫淮河,在南方,它叫淮水。这三条江河给了炎帝神农巨大恩惠。一个民族呱呱坠地之时,最需要的就是天时地利的初乳丰富营养。所谓初乳就是母亲的初始乳汁。这是有丰富蛋白质、脂肪和矿物质的乳汁,它对出生的婴儿体质、抵御疾病、排除胎中毒素具有重要的功能。随州境内有两座高峰,就是洪山顶和太白顶。如果把随州比作丰腴的母亲,那么这两座高峰就是她坚挺的乳房。随州境内的地理气候、地貌和植被为中华民族的成长提供了最为适宜的初始条件和边界条件。
    包毅国还提出,随州的地形地貌有两个高点、一条走廊:北部高点桐柏山是淮河发源地,其中淮河是中国南北分界线上的重要河流;南部高点大洪山是汉水中下游分界山,其中汉水是联系长江和黄河流域的重要河流,大洪山北麓乃是联系黄河流域的南襄盆地,南麓则是能够掌控长江流域的江汉盆地。同时,随州地处华中(鄂豫湘)中心、中国中部(鄂豫皖晋湘赣)中心、中国适合人类居住(“胡焕庸线”东南)的人文中心。《中庸》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中”与四面距离相等的位置,“中”是稳定天下的根本。中心只有一个,古人说:一中为“忠”,两中为“患”。随州不是随州人的随州,而是大中国中心的随州。地处中国中心的“随”吸纳与融合了东南西北四面八方的自然和人文优势,从而形成了具有长江文明标志的多元而厚重的随州文化。
    据随州文化学者范友刚先生研究,炎帝神农肇兴于南方,除了其故里和陵寝均位于南方之外,尚有众多理由。
    关于炎帝神农开创了长江文明,还可以从炎帝神农功绩的传说中找到答案。炎帝神农始作耒耜,教民农耕,播种五谷。可以说,炎帝神农是水稻种植的推广者。《管子·形势解》说:“神农教耕,生谷以致民利。”又说:“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下化之。”其他典籍也有类似记载。
    现代大量考古发掘资料充分证实,长江流域中下游地区是我国原始稻作农业的主体和最发达的区域。据统计,长江流域共有稻作遗址132处,占全国总数的76.74%。整个长江流域中下游地区共123处,分布密度最高,占全国总数的71.5%。长江流域的水稻种植最早年代距今有万年的历史,水稻在全国大面积推广,大约在距今6000年左右,种植技术水平有了较大提高。1956年和1958年,考古工作者对浙江北部的吴兴县(现为湖州市)钱山漾遗址先后进行了两次发掘,发现距今5000——4000年的水稻。与水稻一起发现了花生、芝麻、蚕豆、甜瓜子、毛核桃、酸枣核、葫芦等,另发现大量的手工制品竹器、木器、丝麻织品和耕作工具石犁、耕田器等。这是中国考古学最早发现关于长江流域史前稻作农业兴旺发达的重要物证,长期受到学术界的关注。
    在长江文明的坐标里不得不提茶文化,从有文字记载的史料中都能找到茶是长江流域的产物,神农是茶叶的发明者。《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陆羽《茶经》说:茶“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据考证,我国古代川东、鄂西是茶树的发源地,这里正是神农氏最早是生息地。
    相比大量考古资料而言,史籍关于炎帝神农氏的功绩的记载,比之对他本人生平的记载,要丰富得多,翔实得多,限于篇幅,我们且引述上面记述不同内容的几条,概括起来,它们记载了炎帝神农氏的八大功绩:始作耒耜,教民耕种;遍尝百草,发明医药;治麻为布,制作衣裳;首辟市场,互通有无;削桐为琴,练丝为弦;弦木为弧,剡木为矢;作陶为器,冶制斤斧;建宇造房,安居乐业。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当炎帝神农氏带领人民脱离了饥寒交迫、无医无药、颠沛流离的日子,而过上了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有医药,并且还能上市场、听音乐、唱丰年的日子,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变化!展现在他们面前的长江文明是一幅怎样灿烂的图景?人们怎能不世世代代纪念炎帝神农氏。歌颂炎帝神农氏呢?
    要想弄清炎帝神农与长江文明的关联,一定不能忽略长江的地理定位,资料显示,长江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群峦叠嶂的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东雪峰西南侧的冰川。藏语“格拉丹东”,就是“高高尖尖的山峰”的意思。雪峰积存着大量的冰雪,融化的冰水汇集在姜根迪雪峰脚下,形成了滚滚长江的正源——沱沱河。沱沱河是长江上游最长的一条河流,从格拉丹东冰川末端至当曲河口,沱沱河全长375公里。长江自沱沱河开始,经青海、西藏、四川、云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和上海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注入东海,全长6300公里,是一条名符其实的“长河”,为世界第三大河。
    细心的人们不难发现,湖北是长江最重要的流域,如果说江城武汉则是长江文明的聚集地,那么随州可以说是长江文明最亮丽的明珠。随州不仅是炎帝神农的诞生地,更是长江文明的集散地,近年来,炎帝神农故里景区已修复修建成国家4A级风景旅游区。在风景区内,建有炎帝神农碑、炎帝神农纪念广场、炎帝神农纪念馆、炎帝神农牌坊等纪念性建筑物。还兴建修复了炎帝神农殿、烈山大宗祠、圣贤殿、功德殿、神农庙、安登泉、百草园、观天坛、神农九井等景点。每逢炎帝生辰祭日(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六日),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民众前来厉山(烈山)敬奉炎帝神农,缅怀华夏始祖,厉山已成为海内外炎黄子孙寻根问祖的圣地。
    然而,炎帝神农作为史前社会很长一个时期标志性的文化英雄,无论在黄河流域还是长江流域都有很多种传说。但在炎帝神农文化的研究中,很多人都认为炎帝神农这以文化英雄与南方文化交融的结果。随州文化学者王文虎在他的著作《炎帝神农氏与随州史前社会》(2014年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发行)一书中记载:有人认为炎帝最初的传说圈或其族初兴的活动范围在今天的山西关中,而神农的传说圈或神农氏族发祥地当在长江流域的荆楚。这些不同的说法,虽然让人莫衷一是,却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主张北方文化与南方文化的融合,尽管这个文化最终以“稷”的形式表现了出来,但它并不排除稻文化。
    中华民族的文明史是从文字开始的,我们从文字中能探索到历史的足迹,也能找到长江文化的佐证。林河先生说,“汉”字古通“难”,而“难”就是“傩”,也即“糯”,这其实很清楚地表明了汉族就是“糯民”,“糯人”,这很有道理。那么,为什么“汉”是水旁呢?这当然与水有关。什么水?汉水。汉水不就是长江中游的一条大支流吗?“汉”者,天河也,曹操诗云:“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江”就“粳”、“缸”的变音,“汉”就是“糯”,“江汉”就是“粳糯”、“缸糯”,可见,汉水流淌的江汉平原,自古就是水稻农耕发展之地,是糯民们从丘陵走向平原发展稻作农业的理想场所。
    王文虎强调,当我们将炎帝神农氏还原为柱殖百谷百蔬这一古史记录后,我们发现南北融合论在随枣(湖北随州市与枣阳市)走廊栗文化与稻文化的交互作用得到了可证实性。长江流域最早的文明起源不正是由百谷百蔬开始的吗?这一论断前面已有证实。
    王文虎还在书中提及,对随枣走廊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分析表明:西花园——雕龙碑文化在冷热干湿中波动,所以栗与稻都能在此生长,此谓之能植百谷百疏。而这正是炎帝神农留给长江流域的财富。
    从某种程度上讲,炎帝神农影响了长江文明,滋润了文明长江,省社科院副院长刘玉堂认为,炎帝神农文化所蕴含的民族精神主要包括:“为天下先”的无私奉献精神,爱国统一的凝聚认同精神,勇于探索的开拓创新精神,刚健有为的自强进取精神,“以致民利”的亲民务实精神,“贵和尚中”的公平和谐精神,这些代表了中华文化的浩博气象。以炎帝和黄帝精神为源头,经过数千年的积累、融合、演变、发展,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凝聚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同汇成浩瀚的中华民族精神的洪流。
    那么,作为炎黄子孙在现实社会该如何弘扬长江文化呢?我认为,要弘扬长江文化首先要弘扬以长江文化的根脉——炎帝神农精神。当前,我们正在全面深化改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更需要大力发扬包括炎帝神农精神在内的民族精神,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认同感,共同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