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6|回复: 0

貮国起源之谜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5

帖子

3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
发表于 2017-1-19 1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貮国起源之谜
                                                                徐皓

    由于文献的缺乏,对于贰国的历史,极少有人论述。这个距今2000多年的国家究竟起源于何时,在历史上又发挥过什么作用,史学界似乎并没有过多的研究,本文试图对其作初步的探讨。
    (一)起源之谜
    关于贰国的记载,最早的记载见于《左传》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晋代杜预注解为:“贰、轸,二国名”。《春秋传说汇纂》贰,今随州应山县境。轸,今德安府应城县西。[1]遍寻古籍,我们基本可以认定贰国的位置是在广水市境内。但是关于贰国的来源则仍模糊不清。
    《路史》第二十五卷国名纪中在少昊后偃姓国目录中出现了贰国,以此记载为依据则贰国国君的姓氏为偃姓。而《中华古今姓氏大辞典》记载:“古有贰国。或以国为氏。”郑樵注云:或言姬姓[2],若以此为记载则贰国国君先为姬姓。现代历史学家陈槃在《春秋大事表列国爵姓及存灭表撰异》中则同时记载了“偃姓说”和“姬姓说”,并在文中认为:“案以此两说,并未详所出”。[3]从表面看偃姓和姬姓之别只有一字之差,实则有天壤之别,直接关乎贰国的历史作用和地位。
    1、偃姓起源论
    偃姓为东夷部落集团皋陶(gaoyao)的后代,《世本氏姓篇》记载为:偃姓,皋陶后[4],少昊后支裔,东夷部落首领之一。皋陶是是舜、禹时期的士、士师、大理官,即司法长官,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法官。《春秋元命里》载:“尧得皋陶,聘为大理,舜时为士师。”
    《帝王世纪》上说他生于曲阜少昊之墟。曲阜,偃地,舜帝因而赐皋陶为偃姓。皋陶在舜帝时,当上了大理之官,负责氏族政权的刑罚、监狱、法治。传说皋陶的外貌青绿色,就像一个削皮的瓜;他的嘴唇像鸟喙,这是至诚的象征,能明白决狱,能洞察人情。在任舜的大理时,制定了五刑之法。传说皋陶还使用一种叫獬豸(xiezhi)的独角兽来决狱。这种獬豸有点像山羊,但它只有一只角。据说它很有灵性,有分辨曲直、确认罪犯的本领。皋陶判决有疑时,便将这种神异的动物放出来,如果那人有罪,獬豸就会顶触,无罪则不会顶触,这一种办法还很有效。史书上说皋陶为大理的时候,天下没有虐刑也没有冤狱,那些卑鄙的小人非常畏惧,纷纷逃离,至使天下太平。舜帝极为欣赏皋陶的成绩,便把他封于皋,所以繇又叫皋繇。上古陶字读音与繇相同,所以又写作皋陶、咎陶、咎繇,实际上都是一音之转,而通常写法则作皋陶。
    西周初期,东夷集团的古徐国经常被周朝攻伐,被迫从山东藤县附近南迁到淮北地区,其中一部分偃姓支族则越过了淮水,迁移到了淮南地区,由于支族众多,东夷族在江淮地区乃至中原建立了二十多个国家[5]。如按照《路史》第二十五卷国名纪中记载,贰国(湖北广水)、轸国(湖北应城)、绞国(湖北郧西)、州国(湖北洪湖)、蓼国(河南唐河湖阳)、英国(安徽金寨)、六国(安徽六安)、皖国(安徽潜山)皆为偃姓之国。
    2、姬姓起源论
    周武王推翻商王朝后,遇到了和商朝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当时还都是部落制,各部落只认部落首领,加上当时的生产水平和政治制度远不如后世完善,王朝无法管辖广大的疆域,所以只能分封诸侯。周代王族为姬姓,就把同族姓姬的分封到离都城不太远的地方,再把一些功臣分到了稍远的地方。
    由于周武王去世的时候儿子周成王还未成年,就由四叔周公旦辅政,另外三个更小的叔叔管叔、蔡叔、霍叔被分配去监督商代的遗民防止造反,那三个也想把持朝政,不愿意分到河南去(就跟现在中央官员的不愿意被贬到到地方一样),防止别人造反的“三监”反而自己起来造反,结果被镇压。
    武王的时候只是进行了一些大的分封,比如把神农氏的后人封于焦,黄帝的后人封于祝(江苏赣榆),尧的后人封于蓟(天津蓟ji县),舜的后人封于陈(河南淮阳),夏朝的后人封于杞(河南杞qi县)。三监之乱以后,周公和成王为了防止更多叛乱,就把封地再细分,一直分到了几百个国家(有说240国,也有说800余国)。如为姬姓起源,那贰国就很有可能是第二次大分封的时候产生的,产生时间约为公元前1045年之后。
    3、起源问题导致的模糊不清
    综上所述,若贰国为偃姓起源,则属东夷集团,相对于当时的中原地区来说是蛮夷之国。若贰国为姬姓起源,则属华夏族正统,即为周天子同族,和随国一起作为周王朝外围的第一道屏障预防蛮夷入侵。一说为本身就是蛮夷,另一说为中原正统预防蛮夷,这两种相互矛盾的说法必然会导致很多混乱,从而导致后世对历史事件的误判,这一点在其后发生的蒲骚之役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二)蒲骚战役之谜
    楚武王四十年(公元前701年),楚武王为分化汉江以东诸国,遣莫敖(相当于大司马)屈瑕领兵东行,准备按原计划与贰、轸两国会盟。贰、轸两国的邻国郧[yún]国闻讯后,认为楚与贰、轸结盟将不利郧国,于是郧国策动随、绞、州、蓼四国联兵截击楚。其他四国的援兵还在路上,郧军已经急不可耐,抢先布防于郧郊的蒲骚。按说这样的局面应该是不难对付的,敌军又散又弱,楚师可将其逐个击破。然而屈瑕缺乏主帅应有的素质,稍遇疑难便优柔寡断。对于东渡汉水时收到的五国联军情报,慌忙之间不知所措。副帅斗廉建议屈瑕屯兵郊郢(楚国陪都,今钟祥市郢中镇附近),以观随、绞、州、蓼四国军队的动静;斗廉自带一支精兵奇袭郧国军队。可屈瑕内心还是游移不定,打算卜问吉凶。斗廉认为没有卜问的必要,说:“犹豫不决才需要占卜,只要坚定信心哪里还需要占卜?”斗廉的坚定最终促使屈瑕打消了忧虑。斗廉带领的精兵兼程东行,夜袭蒲骚,一举击溃了郧国的军队。楚国与贰、轸两国在胜利的喜悦中会盟。[6]
    上面这段文字看似将前因后果解释的很清楚,其实中间有很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如果放过这些疑问,则很多问题无法解决。
    1、为何郧国积极抗楚
    楚国要和贰国和轸国结盟,为何郧国会坐立不安,主动联络其他四国共同对付楚国呢?在地理上贰国(湖北广水)和轸国(湖北应城)分别位于郧国(湖北安陆)正北方和正南方,如果楚国和两国结盟郧国则无法自立,要么也和楚国结盟,要么随时处于三面受敌的态势。如果楚国的结盟成功,还能随时切断州国(湖北洪湖)和绞蓼两国的联系,这也是五国所无法容忍的。
    2、四国援军为何未到
    四国援军为何未到可能有时间和地缘远近的原因,也可能有别的原因。公元前704年,也就是蒲骚之役的前三年,楚国第二次伐随,随国大败,国力受损,随候被迫与楚国结盟,三年后的随国也没有恢复元气,已经没有实力去派兵相助郧国。
    州国和蓼国应该已经出兵,但是楚武王派出了另一支大军对付州、蓼,其统帅为观丁父,观丁父这路大军以一敌二,当年就将州、蓼两国打到灭国,也有一说为州、蓼两国可能是公元前685-656年灭国。[7]
    绞国也已经出兵,但绞国位于今湖北郧西,离郧国(湖北安陆)太远,援军可能还在路上战役就已经结束了。虽然史书没有记载绞国派出了援军,但是蒲骚之役之后的第二年楚国就迫不及待的进攻绞国,说明绞国必然是积极响应了郧国的求助。[8]
    3、贰、轸两国与楚国结盟之谜
    我们已知郧、随为姬姓之国,而蓼、绞、州、轸均为偃姓之国,《楚灭国考》的作者何光岳认为贰国和轸国关系密切。回到贰国的起源问题,如果持“姬姓说”,则姬姓贰国和偃姓轸国关系密切则变得可疑,在远离中原且蛮夷国众多的南方,两个姬姓国和另外一个姬姓国居然分属于不同阵营,这确实不符合常理。如果持“偃姓说”,由于东夷支族早已分裂,所以同为偃姓且关系密切的贰国和轸国选择与楚国结盟则更加符合逻辑。见下表:
    敌对双方分别为:
    楚(蛮夷)、贰(偃姓、东夷)、轸(偃姓、东夷)
    郧(姬姓、华夏)、随(姬姓、华夏)、蓼(偃姓或已姓、东夷)、绞(偃姓、东夷)、州(偃姓、东夷)
    (三)贰国爵位之谜
    周朝取代商朝之后,把诸侯分为五等爵位,依照公、侯、伯、子、男排列,五等爵中公爵封地最大,子爵男爵的封地最小。历史学家童书业在《春秋左传考证》一书中对于五等爵位做过研究归纳,其中公爵是指周王室王畿之内的诸侯、周室尊亲及与周天子关系比较密切的诸侯,如虢公、虞公。侯爵是指较大的诸侯国,如齐、鲁、卫、陈、蔡、晋。伯爵一般是指王畿内外小国之君,畿内如郑伯,畿外如曹伯。而子爵则专用于称呼蛮夷之国的国君,如楚子、吴子、越子、邾子、莒子[9]。
    《楚灭国考》中注明贰国为子爵国[10],遍寻古籍,除了《左传》桓公十一年以外再无关于贰国的记载。记载如此稀少,则贰国为子爵国的可能性相当大。如果对其来源持“姬姓说”,那这个就和周朝的五等爵位制不符,如对其来源持“偃姓说”,则没有任何问题。
    厘清贰国的国姓,有助于研究贰国的起源问题。春秋时代华夏自居中原正统,对于同自己文化不同的民族称为“蛮夷”,楚国也曾被中原各国当做蛮夷。但楚国历任国君奋发图强,不断开疆扩土,由50里封地的子爵小国变成“千里大国”,最终能够以自身实力问鼎中原。从历史上看,中原自诩正统姬姓各国也并没有做出特别的功绩,反倒让地处边陲的“蛮夷之国”秦国和楚国发展壮大。即使贰国为偃姓“蛮夷国”,也不会由此降低其历史地位。
    注释】
    [1]钱穆:《古史地理论》,台北东大图书有限公司,1982年,第131页。
    [2]窦学田:《中华古今姓氏大辞典》,警官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151页。
    [3]陈槃:《春秋大事表列国爵姓及存灭表撰异》三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66年,第427页。
    [4]《世本八种——秦嘉谟辑补本》,商务印书馆,1957年,第219页,
    [5]何光岳:《楚灭国考》,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74页。
    [6]《左传》,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7]何浩:《楚灭国研究》,武汉出版社,1989年,第10页。
    [8]《左传》,桓公十二年。“楚伐绞,军其南门。莫敖屈瑕曰:‘绞小而轻,轻则寡谋,请无扞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人获三十人。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徒于山中。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
    [9]童书业:《童书业著作集第1卷——春秋左传考证》,中华书局,2008年,第471页。
    [10]何光岳:《楚灭国考》,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81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