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文献解读 查看内容

古随在长江文明中的地位

2017-3-21 08:55|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459|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古随在长江文明中的地位 ◎蒋天径 炎帝神农是长江文明的代表。古随作为炎帝神农的诞生地,其重要地位自不待说。然而恰巧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却存在着另一种声音:炎帝神农“起于烈山”,“成于 ...
                                   古随在长江文明中的地位
                                                     ◎蒋天径
    炎帝神农是长江文明的代表。古随作为炎帝神农的诞生地,其重要地位自不待说。然而恰巧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却存在着另一种声音:炎帝神农“起于烈山”,“成于姜水”①。意思十分清楚,炎帝神农文化(农耕文明)起于烈山,最终完成于姜水。
    这里,随州的重要地位尽管没有被否定,但时间短暂如白驹过隙,忽忽而已。这不符合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
    事实是,长江文明的形成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过程。作为中华文明史上的标志性人物,炎帝神农的诞生,决非一种偶然,而是古随在这个漫长的历史文明形成过程中担当了重要角色,并创造了良好的文化背景,尔后又助推了长江文明的深入发展与传播。
    一、随,长江文明开启者的记念地
    世界四大文明的创世之祖,都存活在古代神话传说中,历史的起点只能如此而别无选择。中华文明的创世之祖女娲、伏羲亦如此。然而与女娲、伏羲同时的,还有另一位了不起的创世神话人物,却一直处于后台而未走进人们的视野中。
    他就是随。
    先秦典籍《世本作篇》载:“女娲作簧;随作笙。”②宋衷(又名忠,字仲子)注:“随,女娲氏之臣。”③由此可知,随,也是中华创世始祖之一。
    此后的典籍基本上都采信了这种注释。④那么,宋衷注释的权威性在哪儿?我们至少可以找到两点理由:一是宋衷为东汉末大儒,⑤与郑玄齐名,是荆州学派的创建者之一,此学派追求简约、自然、真实的思想风尚,注经时,既注重典藏,亦考察民间,治学态度极其严谨。当年,刘表据荆州,司马徽、诸葛亮、徐庶、王粲、王肃、尹默等,都聚集在荆州学派门下,仅以诸葛亮的《隆中对》为例,就足以看出此学派的求知态度和行事风格。第二点是,宋衷的故乡在章陵,即现今的枣阳市东南,与随州地界紧密相连。当年随州隶属章陵郡,宋衷深入家乡民间,自然能获得有关随祖的传说故事。
    问题出在《世本》“女娲”的注释上:“宋均曰:‘女娲黄帝臣。’”这就把女娲的创世地位否定了。《世本王谟辑本》对此大惑不解:“明堂位注:‘女娲三皇承宓羲(伏羲)者’。正义引《帝王世纪》云:‘女娲氏风姓,承庖羲制度,始作笙簧’,此以女娲为黄帝臣,实未之前闻。”
    出现这种前所未闻的状况,并非宋衷自相矛盾。我以为,这里的宋均非宋衷。汉章帝时期,确有一位宋均,也是南阳人,家住安众(镇平东南),一生做官建树颇多。《后汉书宋均传》载:“好经书,每休沐日,辄受业博士,通《诗》《礼》,善论难。”由此观之,宋均注《世本》是有可能的。让人慨叹的是,这种万人传习的史书也经常出错。譬如宋均,原本姓宗,传抄中竟写成宋,①以后便以讹传讹了。连史书都出错,何况久已散佚而后人辑录的《世本八种》。再从体例上看,宋衷所注《作篇》中人物,只见帝王有臣,未见诸侯有臣,更少见臣下有臣,仅此一例而已。
    女娲、伏羲创世之祖的地位是无庸置疑的,随为女娲之臣也是难以推翻的。据《康熙字典》载,女娲生活在鄂西北竹山县:“女娲山,在郧阳竹山县西,相传炼石补天处。王象之诗‘女娲山下少人行,涧谷云深一鸟鸣。’”纯阳真人吕洞宾也留有诗句:“女娲山高与天齐,四顾群山座座低;隔断往来南飞雁,只留日月走东西。”随州与竹山相去匪远,从距离上看,“随为女娲臣”亦是合乎逻辑的。
    创世之祖女娲,其天职就是“抟土造人”、“化生万物”。随辅佐女娲,也做着相同的工作。随作笙,是为了助推人类和万物的生育与繁衍。《释名释乐器》:“笙,生也。竹之贯匏,象物贯地而生也。以匏为之,故曰匏也。”古代同音、谐音互训的例子比比皆是,这里的“匏”或许也有“胞”之意呢。笙,不仅有生长之义,而且还有巢居之义、同和之义。《说文笙》就阐述得很清楚:“笙,十三簧,象凤之身也。笙,正月之音,物生,故谓之笙。大者谓之巢,小者谓之和。”
    《世本作篇》中还有一个秘而不宣的信息:创世之祖首创皆乐器。“伏羲作琴,神农作瑟,女娲作笙簧……随作笙,随作竽。”②为什么先祖这么重视音乐?一种本然而已!《尚书尧典》中尧的乐官夔说,我以石罄演奏乐曲,百兽都跟着一起跳舞。③这是音乐的一种感应作用。我们发现,所有的动物都有漂亮的歌喉,且不说龙吟虎啸,那鹦鹉、百灵鸟也一样。就连公鸡打鸣,也喜欢站立高处,雄气越足,站立越高。这是在亮嗓子,还是在显示权威,抑或是在吸引异性?应该说都有,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后者。正如应劭所言:“鸟兽且犹感应,而况人乎?④”所以他专设“声音”章,论述“声音”的重要性。声音于动物只是一种生存本能;声音于人类,当以音乐形式出现时便成了文化。
    人类创世文化的最基本形态是生殖崇拜。“食色性也。”古人早已洞察了这一生理文化现象。“笙,生也。”随作笙,随就站在了当年文化的最高峰。于是,人们便以各种方式来纪念这位文化巨人。以人名做地名,是一种最质朴的表达,所以随州自古便称随;以概念来表达,就注入了一种文化精神,炎帝神农演绎《连山易》,六十四卦中就设有“随”卦。尽管《连山易》失传,后继《周易》的卦辞中仍能看出生殖崇拜之端倪。“随”的彖辞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悦)。”这不就是在讲两性交感吗?儒人在记录这类事情时,因受“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①所制约,总在典籍中遮遮掩掩不敢明示,但民间的算卦先生,却不顾那一套,凡遇此卦便直接了当地以婚姻、生育来解卦说象。“天地之大德曰生”,生是最本元的现象。随的卦辞是“元,亨,利,贞,无咎。”生的“本元”性排在了首位,随之文化内涵在此已呈现得清清楚楚②。
    “笙,生也。”随祖亲自执导和演奏的长江文明前奏曲,就是这般粗犷、直接、真实而富有和声效果。
    二、随,农耕文明成就者的创业地
    当代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从宏观上看,人类历史分为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学革命三个阶段③。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华夏民族的“认知革命”,正是创世之祖女娲、随们所完成。认知革命的核心是语言和思维,生动的华语体系带给我们如“笙,生也”这种富于联想、比譬的修辞逻辑,由此生发出来的各种故事、理念和意义表达,有力地推动着华夏文明向前发展。
    终于有一天,炎帝神农又在这块地盘上完成了历史上另一段伟大革命――农业革命。
    炎帝神农诞生于随州厉山,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讲农业革命完成于随州厉山,似有些勉强,更与“成于姜水”相矛盾。
    姜水如姬水一样,其地理位置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而无定论。实际上“江姜、济姬互通”,清朝大文字学家段玉裁,为防止读者产生误解,还特别在《说文解字姜》条上加了按语:“姜、姬皆后世所制。”既然姜、姬为后世所制,那么姜、姬即江、济一说就应该成立。
    《山海经海内经》载:炎帝之妻为赤水之女听訞。赤水在长江上游,而且炎帝的后裔祝融、术器等皆处于江水。一个世代处于江水,而且是长江文明的集大成者,难道会成就于一处不知名且找不到具体位置的姜水?
    因而可以断定,炎帝神农是在长江流域这个大范围里完成了中国农业革命的。
    农业革命的成功,不仅改变了人类的饮食习惯,也改变了人类的居住习惯,“家”,正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应运而生。这是由土地的固定性、耕作的精细性、庄稼生长的季节性和粮食储藏的条件性决定的。尽管炎帝神农为“教民稼穑”、“遍尝百草”而四处奔波,但绝对有自己固定的“家”。《山海经海内经》载:“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竝……”炎帝之子为什么叫炎居?我们有理由推想,“定居”已让炎帝和他的部落成员们感到了家的温馨。尤其是女人,定居让她们“生育”更有安全感。甲骨文中的字,象育子形①。尸下之古是一个倒写的子②,子下还有几点血水,完全是一副活生生的生育图。当然,炎帝也决非一子,“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③”柱,在这里有两种理解,一是劳动工具,以柱点种,是炎帝神农时期的劳动方式;二是支撑屋宇的直立构件,即屋柱。这亦证明了其固定“家室”已存在。靠近随州的枣阳雕龙碑遗址,是一个有着5万平方米的“炎帝神农氏都邑”,其中有一幢类似现代单元房并配有推拉门式的房屋基址,在我国尚属首次发现。这一切都证明了炎帝神农时期“家庭”单位已经形成。
    在随州方言中,“居”“柱”“具”发音相同,都念zhù。尤其是古镇安居、厉山一带口语更明显。或许居、柱原本是一人,只是写法不同而已。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随州人称“筷子”为柱(箸)。饭桌上为客人奉菜,为了卫生起见,主人要把筷子倒过来夹菜,这叫“倒柱(箸)”。乡下搞迷信,在沙盘上立筷子或小木棒来占卜吉凶,这种活动叫“立柱(箸)”。解放初期,城乡还未通电,所用的一种陶制灯座,随州人叫“灯柱”,更确切地说应叫“灯主”。“主”()就是灯盏中间那一点亮光。《说文主》:“灯中火主也。从,象形;从丶,丶亦声。”文字初创时期的“主”就是“丶”,乡下有一个谜语:“一颗谷,炸满屋”,谜底是“灯”。灯中间的那一点火光不就像一颗谷吗?还有鞭炮,随州人称“炮主”。我以前以为是“炮竹”,因王安石的《元旦》中有一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这是经典,不可不信。现在看来,用“炮主”更恰当,鞭炮爆响后的那一闪亮,不就是“丶”吗?上面讲的“立柱占卜”,其“卜”字中的“”,《广韵》读gǔn(古本切),就是“棍”;“丶”读“主”,就是指柱。这就十分明了了,柱就是从“丶”“主”演化而来。“箸”,不用争辩,绝对是一个后起字。可以想象,先祖吃东西,最早肯定是随便用两根小木棍(柱)来夹食物。“箸”字,最早出现在《诅楚文》中,写作,其义与著同。直到汉代,为区别称筷子的“柱”才改写“箸”。司马迁《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纣为象箸,而箕子唏。”唐朝李白《行路难》中也有:“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而在当今的口语中别处已消失,唯我随州运用广泛,成了古文化的一种活体遗存。这种遗存恰恰证明了“柱”、“居”如遗传基因一样,注进了随人的血液中。
    无论从典籍文献,考古发现,还是从方言习俗看,炎帝神农及其子孙们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居住于随,他们在这里开垦土地,种植试验田,并最终完成了华夏的农业革命。
    人类历史的“三大革命”若被认同,则有两大革命发生在随州,这种现象恐怕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三、随,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的交汇地
    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的交流,早在民间已经实现。但形成规模,并具有使命意义的代表人物,应该落实在共工和虞舜身上。
    共工是炎帝神农的后裔,是一个自古至今倍受争议的人物。实际上,他是一个被儒家妖魔化了的古代大英雄。汉朝是一个淘洗古代神话的时代。董仲舒让儒家占了上风,也就等于让所谓的“正统”占了上风,处于中原四周的蛮夷戎狄都被打入另类,哪怕被他们的开国皇帝刘邦敬为战神并立庙的蚩尤也不放过,更不用说共工了。被史家称为一介书生且学问深深的新朝皇帝王莽,也把负责宫廷财政的少府更名为共工,这种敬重更是让人叫绝。然而他们都敌不过儒家的刀笔,也不会去抵制,因为帝位和皇权的巩固,也依靠刀笔吏来保卫。于是那些“非正统”人物就被他们赶出了英雄行列而成为丑陋的角色。
    应该还历史一个真面目。
    《礼记郊特牲》曰:“天子大蜡八,伊耆氏始为蜡。”那么伊耆氏是谁?罗泌的《路史后记炎帝上》曰:“炎帝神农氏,姓伊耆,名轨……其初国伊,继国耆,故氏伊耆。”据雷昭声先生考证,这个姓伊耆的炎帝神农氏就是共工。他带着他的部落,也带着长江文明的成果,由江汉地区向北发展,先居伊水一带,后跨黄河到了山西省的耆地定居。《中国历史地名大词典》“耆国”条说得很清楚:耆国“一作黎国。商时方国。在今山西长治市西南。”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地图集上册》第9页“黄河长江流域传说中的原始社会部落分布”图中,在山西太行山东侧标有共工氏字样,黎城、长治正在圈内。①为什么共工氏到耆国后,再没有北上?无疑是受农业自然条件所限。我们以为,共工最大的贡献不是治水,而是把炎帝神农的农耕文明传到了北方,其子后土被尊为后稷就是明证。
    随州与山西似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在随州这块地盘上,古代至少拥挤着四个小诸侯国:随、厉(历)、唐、鄂。而这几个诸侯国在山西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对象:介休有一个随国,翼城有一个唐国,而且太原市西南还有一个唐国,乡宁有一个鄂国,永济有一个历山,虽没有明显称国,但谁也没说不是一个国。这是一种什么现象?是不是都与共工一样,由南方迁至北方呢?
    比共工稍晚一点的虞舜,也把黄河文明带到了南方,更确切地说,带到了随地。《史记五帝本纪》载:“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之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舜之出生地、舜之耕历山,史上也一直争论不休而无定论。随州没有发出声音,或者声音微弱而未被人重视。清同治八年版《随州志山》载:“历山在北六十里,上有帝舜庙,山半有舜田舜井,西有耙山,南有犂山坡,坡下有龙陂堰。传舜耕于山下,龙涌此堰为之蓄水。”这里的历山不是厉山,但距厉山只有20里,在其北。相传舜南巡,专来神农故里学农耕。至今这里还流传着舜的许多故事,甚至还说舜就出生在此地。随州有关舜耕的遗址多处,文物多件。最有史料价值的,是1996年5月在市区南郊舜井冲徐家塆发现的宋代舜井碑。证实了1988年版《随州志古迹》中的一段话:“舜井冲有一口井,相传舜掘。井旁有碑,原为秦时县宰所立。(碑)的正面篆刻‘舜井’二字,碑后镌记舜于烈山耕耨种植,教民掘井之事迹。后来秦碑遭毁,宋时续立新碑,款格沿用秦式。②”
    舜来随,自有他的道理。《尚书皋陶谟》中,舜与禹在讨论政事时,禹大吹了一通自己的功绩后,则指斥丹朱、有苗的过错,想以武力讨伐他们。舜说,宣扬我们的德政,依时布置工役,三苗是会顺从的。③”韩非子的《五蠹》中说得更清楚:“当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上(尚)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随州是三苗的居住地,舜南巡,来此行德政,正是为了履行他的政见承诺。
    据张良皋先生考证,舜也葬于随地。“舜南巡,道死苍梧。”苍梧即大洪山④。《史记辞典》也得出相同的结论:《墨子闲诂节葬下》说舜“葬南己之市”,《吕氏春秋节丧》亦云“舜葬于纪市”。“己市”、“纪市”当即楚国旧都纪郢,在今湖北江陵西北。《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三十七年“行至云梦,望祀虞舜于九疑山”。这里“望祀虞舜”自当指江陵西北山地,即大洪山⑤。
    随在两种文化交汇中,自身的人文品质也得到了提升。因而出现了大思想家季梁,大音乐家曾侯乙。
    从以上分析看出,古随在长江文明形成与发展中一直处于前列。认清这种地位,是为了增强随州人的文化自信,以更强的文化自觉来实现随州的经济腾飞和文化复兴。
    ①《国语·晋语四》“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竹书纪年》:“少典之君,娶于有蟜氏之女,曰安登,生神农,三日而能言,七日而齿具,三岁而知稼穑。育于姜水,故以姜为姓。其起本于烈山,号烈山氏。其初国伊,又国耆,合而称之,又号伊耆氏。”
    ②《世本八种·秦嘉谟辑补本》第358页
    ③《世本八种·张澍稡集补注本》(其他辑录版本的《作篇》中亦作此记载),中华书局出版,2008年8月
    ④应劭撰,王利器校注《风俗通义校注·声音第六》,中华书局,2010年5月第二版,第281页。
    ⑤东晋常遽《华阳国志》卷十上《先贤士女总赞论·二》:“后世大儒张衡、崔子玉、宋仲子、王子雍皆为注解。”
    ①见应劭撰、王利器校注:《风俗通义校注》,中华书局,2010年5月第2版,第111页,宋均令虎渡江(一)。
    ②《世本八种·王谟辑本》,
    ③《尚书·尧典》:“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④应劭《风俗通义校注·声音第六》,中华书局,2010年5月第2版,第267页。
    ①见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②请参阅蒋天径《古随文化之活体遗存考》,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4月北京第1版
    ③在历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大约7万年前,“认知革命”(CognitiveRevolution)让历史正式启动。大约12000年前,“农业革命”(AgriculturalRevolution)让历史加速发展。而到了大约不过是500年前,“科学革命”(ScientificRevolution)可以说是让历史画下句点而另创新局。
    ①《甲骨文字典·屎》,四川辞书出版社,2006年第二版,第943页
    ②《甲骨文字典·子》,四川辞书出版社,2006年第二版,第1570页
    ③春秋《国语·鲁语上》
    ①雷昭声《炎帝千年史前史》,湖北人民出版社,2010.12版
    ②据胡立志先生《随境夏文化的分布及考证》一文介绍,此结论来自《方與览胜》:“舜井碑在随州,碑字漫灭,惟碑阴有‘五大夫’三字,相传秦时碑。”见胡立志著《随史钩沉》,中共随州市曾都区委党史研究室,2002年5月第一版(ESLZ-2002009)第62页。
    ③《尚书·皋陶谟》:“帝曰:‘迪朕德,时乃功,惟敍。’”
    ④张良皋:《华夏宗源新探》,载《理论月刊》1994年第9期。
    ⑤仓修良主编《史记辞典》山东教育出版社,1991年5月第一版,第11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鄂国寻踪